undefined

大二的時候,第一次聽到《The Man Who》這張專輯,也是我與Travis的初次相遇,當時最有印象的曲目是The last laugh of the laughter,估計那時候喜歡的是軟綿綿小清新,2007年,《The Boy with No Name》發行不久,在偶然間聽到了Closer,因為很喜歡歌詞,時常一邊讀書一邊聽著它,大學時代對於Travis,一直都是不怎麼認識但有些淡淡的印象與好感的狀態,並且將其與Coldplay與Keane歸類在一起 (不過現在覺得Travis比起這些後輩還是深入我內心多了)。對Driftwood印象最深刻的是南拳媽媽的MV抄襲他們XD,對於Writing to reach you的印象則是和弦與Wonderwall類似所以有人做了Mash-up (當然少不了綠日的夢碎大道XD)。一直到2012年,才把Travis每張專輯都聽過,最喜歡《The Invisible Band》,特別是Humpty Dumpty Love Song這首歌,是很想聽現場的一首,不過他們好久沒唱了。

文章標籤

wtra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